新闻 >>家教O2O市场在混战中转型

家教O2O市场在混战中转型

发表时间:2016-07-02 11:35:00   来源:南方都市报  


这一决定是出于对资本市场的考量,由于前期要投入大量资本,后期才能考虑盈利,没办法继续这种做法。


---“请他教”创始人陈远河

 

一个商业模式是否合理,关键在于能否解决问题,如果能解决问题,那么就都是可为的。

 

---艾媒咨询CEO张毅

 

通过互联网,学生可以跳过中介找到家教,并在和老师沟通后,可选择让老师上门授课或其他方式的线下授课。近年来,家教O2O平台受到市场的欢迎。2014年以来,大量教育机构、互联网企业纷纷投入家教O2O平台,经历了一段井喷期。

 

然而,富裕了的平台拿到钱后,却出现了许多乱象,平台以补贴“烧钱”垄断师资,对教师资质审核不严,教师们则在平台上“刷单”赚钱。钱烧光之后,并没有积累下忠诚的用户,很多家教O2O平台开始无以为继。

 

627日,曾在半年内融资1.5亿的家教O2O平台“请他教”宣布转型。创始人陈远河对南都记者表示,由于资本以及用户价值难沉淀等原因,“请他教”决定彻底放弃O2O业务。

 

专家认为,乱象过后,家教O2O平台已经淘汰掉一些不适合市场的企业。日渐转冷的家教O2O市场,是否还能迎来春天?

 

家教O2O的潮起潮落

 

家教O2O市场的兴起,追溯起来不过两年。

 

20146月,前新东方执行总裁陈向东创办了家教O2O平台“跟谁学”,同年10月,业界人称“三毛”的草根创业者陈远河创办了类似的平台“请他教”,昂立教育创始人刘常科和精锐教育创始人胡国志则联合创办了“轻轻家教”,家教O2O领域出现三足鼎立之势。

 

随后,“家教O2O公司”,“好老师”(原名为“师全师美”)、“疯狂老师”、“老师来了”等多家家教O2O公司陆续创立。2015年年中,家教O2O经历了一段井喷期。据不完全统计,一年之内最少有100个家教O2O品牌应运而生,但后来都渐渐陷入了沉寂。

 

这段时期里,有近10家家教O2O公司通过了多轮高额融资,其中“跟谁学”在20153月获得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,打破此前小米维持4年之久的A轮融资纪录---创立15个月后获4100万美元融资。“请他教”也在半年内共获得1.5亿元融资,“轻轻家教”则在4个月内完成四笔融资。

 

然而,从2016年开始,家教O2O发展形势面临严峻下滑的威胁。首先出现问题的是“老师来了”,该公司在20149月获IDG资本的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融资,并在去年3月获得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,但同年9B轮融资失败后,最终宣布倒闭。而现在,另一个家教O2O品牌---“请他教”,也宣布退出O2O业务。

 

627日,“请他教”创始人、CEO陈远河在朋友圈宣布放弃O2O业务,正式转型。他对南都记者坦言,这一决定是出于对资本市场的考量,“由于前期要投入大量资本,后期才能考虑盈利,没办法继续这种做法。”

 

陈远河表示,另一原因是他认为O2O模式比较难做成,因为用户价值难沉淀,品牌难被认可。他举了个例子,“请他教”作为中间方连通了学生和老师,但师生关系一旦确认,很可能以后就会越过中间方直接联系,而“请他”教就相当于替人作嫁衣。

 

事实上,“请他教”转型的原因,在家教O2O风生水起之时的一番乱象中,就已经可以窥见端倪。

 

艾媒咨询创始人兼CEO张毅表示,此前家教O2O市场竞争非常激烈,每个细分领域里面都有上百家企业在竞争,因此企业为了融资,将竞争对手淘汰掉,各企业烧钱都非常厉害。“但实际上,依靠补贴这种方式,消费者的忠诚度不高”。张毅说,当钱烧完了,这些企业自然就无法继续下去。

 

老师光“刷单”不上课

 

彼时,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各大家教O2O平台展开了“烧钱”补贴大战,为吸引老师入驻,平台纷纷打出“月薪上万”的口号。根据20159月“疯狂老师”发布的数据,20158月份老师平均收入为27936元,前30%的老师平均收入甚至达75423元。公开报道显示,“疯狂老师”曾给在线的老师每月补贴课时费的20%,这就是业内经常说的口号“你上课,我补贴”。

 

李老师在江苏一个教育机构教英语,去年8月,他通过QQ群看到消息,加入“轻轻家教”。他告诉南都记者,“达到有效课次即可获得现金奖励。”据他提供的合同显示,达到当月有效课次上限40次,可获得3600元现金奖励。此外,每介绍一个教师注册即可获得500元奖励,这还不算课时费的收入。一节课150元,若李老师一个月上40节课,再介绍5位新用户,月收入轻轻松松便可破万。

 

高额补贴吸引大量教师用户注册,但高额补贴带来的真的是高质量的师资吗?去年便有报道指出,家教O2O平台入驻门槛低、师资鱼龙混杂,还充斥着一些自称“市重点中学”、“公校在职”教师招揽补习生源现象。

 

李老师向南都记者透露,自己注册时并没有审核教师资格证,而自己介绍去注册的朋友很多都没有教师资格证,“有些还是小学学历,根本不具备教师资格。”

 

南都记者致电“轻轻家教”,其公关经理陈婷婷回应称,平台建立早期,教师只需要上传教师资格证照片,面试不是强制的,小学学历的用户是可能注册成功的,但助教会协助核实身份再开课。她表示,平台在不断完善中,“大概去年年底开始,所有的老师都需要经过电话沟通、面试、试讲三个步骤,并设有评判小组。”

 

除此之外,教师们也通过“刷单”、“刷好评”方式获取巨额的补贴,实际上却并没有真正通过平台授课。

 

“我自己本来就有学生,当时是把学生现实中交给我的学费,按照要求,在平台上过一下。”李老师告诉南都记者,学生实际上并没有有效地利用平台来挑选老师、购买课程。

 

据媒体报道,一名数学老在“请他教”平台上自称有10年教龄,5分好评,其个人信息显示,他总共收了41名学生,从201578日至916日总共70天时间,累计教学达到1926个小时,平均每天教学竟然有不合逻辑的27个小时。

 

“跟谁学”一名相关负责人也对南都记者表示,去年确实出现过某员工为业绩请亲朋好友滥竽充数的事情,但平台发现后及时做了处理。

 

一位博主在新浪微博上发布“感谢梁老师,也感谢请他教这个平台”,而在这条微博下面,还出现了“请他教”官方微博“返现”的评论。对此,“请他教”创始人、可爱学CEO陈远河表示,当时热火朝天,确实存在“好评返现”、“奖励”的现象。

 

教育不是急功近利的“单”

 

为何O2O家教市场在2015年大热以后逐渐转向冷淡呢?启赋资本的投资总监蒋利平解释,第一是因为去年很多企业加入这个行业,但实际上市场不太容易容纳那么多的人,其次是因为O2O许多品牌选择扩张规模,但如果收入不好,盲目扩张就会带来新的问题,即便融到钱,也没办法支撑,形成一种负反馈。“家教O2O转冷,还与去年三季度以来一级市场逐渐降温有关,一些项目融资变得不顺畅,加上市场竞争,逐渐掉队。”

 

在热浪退潮后,许多家教O2O公司都重新思考,要么寻求突破,要么寻求转型。“请他教”创始人陈远河和他的团队今年6月宣布退出O2O市场,转而投向幼儿托管领域。同为家教O2O先锋之一,“跟谁学”和“轻轻家教”则仍然坚守在这个市场。

 

“教育和滴滴、外卖不一样,它是低频、高价、重决策的行业。这个行业烧钱是烧不出来的”,“轻轻家教”创始人刘常科表示,教育是长跑,没有所谓的立竿见影的“突破口”,“得靠日积月累,通过平台的建设,口碑的积累,大数据积累等提高双方匹配的效率。”

 

尽管离开了家教O2O领域,陈远河也认同,互联网时代,所有人都期待改变和追求颠覆,但是一个赛道上总有人跑得快跑得慢,每个行业都有兴衰的过程,每个品牌都需要沉淀。经过一年的重新洗牌,家教O2O市场目前已经迎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,这个新兴行业在面对无数的质疑和问题后,逐渐摸索出新的道路和新的方向。

 

艾媒咨询创始人兼CEO张毅向南都记者表示,家教O2O是一个有效、合理的商业模式,不能因为最近资本对这一块的逃离,就认为这个行业不可为。

 

“一个商业模式是否合理,关键在于能否解决问题,如果能解决问题,那么就都是可为的。”张毅说,目前家教O2O内存在犹豫的声音,主要是因为资本问题,最近一段时间,出资人对风险投资的要求是趋稳,因此投资者相对会比较谨慎。

 

“现在市场这种情况,其实是一种正常现象,将不合格的企业淘汰掉”,张毅认为,家教O2O市场需求大,又是一种刚需,拥有良好市场的推广能力、平台基数的维护能力、资源的整合能力的团队,就能够在家教市场中立足。